尾声(1 / 2)

混在东汉末 庄不周 7643 字 21天前

建安元年八月,燕然山。

无边的草原渐渐变成深绿,隐隐的带上了一抹淡淡的土黄,渐冷的秋风吹过草原,牧草如波,露出其中成片的牛羊。牧人们骑着骏马,甩着马鞭,唱着欢快的歌谣,尽心尽职的看守自家的牛群、羊群。女人们在帐篷处忙碌着,大一点的男孩子骑上骏马,帮着父亲放牧,大一点的女孩子正在母亲的带领下做家务,只有那些小不点,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,像头小野狼,出放肆的欢叫。

慕容风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轻轻的吐了一口气,沧桑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。那一年在北海向刘修低头,换来了难得的安定生活,经过四五年的休养生息,他的部落渐渐的抚平了创伤,再次兴旺起来。牛羊在翻番,人口也在不断的增长,再假以数年,等那些孩子长成为年轻的勇士,他就可以重新拥有一个强大的部落。

年轻的魁头牵着马,看着慕容风高大的背影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,心中莫名的有些感慨。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切来之不易,他也知道慕容风向刘修低头服输是不得已的办法,可他是槐纵的儿子,是鲜卑大王檀石槐的孙子,他的祖父、父亲都是死在刘修的手上,他必须时刻谨记仇恨,一天不杀了刘修,他一天无法在草原上抬起头。

他时刻想杀回大草原,而不是躲在这里偷生。

可是他不敢,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实力。慕容风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。

他只能等待。

远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。魁头转头看去。顿时眼前一亮。那是一个风尘仆仆的斥候,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得出来,肯定又生了什么大事。

“大帅?”魁头压制着自己的兴奋,提醒慕容风道。慕容风偏过头,看了一眼那斥候,莫名的叹了一口气,已经有些花白的眉毛挑了起来。

斥候奔到慕容风面前。双手奉上一封信。魁头站在慕容风身后,从他的肩膀处看过去,一看到信封上的方块字。他便吃了一惊。

是汉人写来的信。

慕容风拿着信,半天没有动弹,脸色却阴得像快要下雪的天空。魁头不解其意。却不敢多嘴,只能耐心的等待着。

“原来……他还没有忘了我。”慕容风叹了一口气,用小刀挑开了信封,用两根手指夹着信纸展开,静静的看着微黄的纸上飘逸的字迹。

魁头不认识汉字,他只能眼巴巴的待慕容风给他解释。不过,从慕容风的脸色看得出来,汉人写信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汉人的大将军要来打猎。”慕容风慢慢的折起信纸,收入怀中。转身从魁头手中接过马缰,翻身上了马。看着还没回过味来的魁头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打猎?”魁头忽然笑了一声:“打什么猎,这是我们的牧场,他想来就来?”

“他有五万精骑,想去哪儿,都可以。”慕容风嘴角一撇。不再看魁头,拨转马头,向大帐方向驰去。魁头愣了一下,连忙飞身上马,跟了上去。

“大帅,大帅。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趁着天气还好,尽快西行。”慕容风抬起头,看看天色:“希望在到达新的牧场前,老天不会下雪。”

“大帅要逃?”魁头下意识的叫道。

“是的,我要逃。”慕容风不为所动,“不想死,就只有逃。”

“我们为什么要逃?”魁头眼珠一转,大声说道:“大帅,汉人这是吓唬你呢。他们正在打高句丽,打三韩,怎么可能还有大军来找我们?”

慕容风淡淡的说道:“打高句丽和三韩的是刘备,来找我们的却是刘修,你莫非到现在为止,对汉人的名字还分不清?”

“我分得清。”魁头生气了,抢上两步,拽住了慕容风的马缰,急得黑色的脸膛都有些红:“大帅,我的意思是说,汉人怎么可能在东西两个方向同时开战,他们就算有这么多的铁骑,又怎么可能运输足够的粮草?就算我们正面作战不是对手,我们也可以暂避其锋,等他们断粮之际,再杀回来,何必要逃?”

慕容风看着魁头,思索了半晌:“你说的有道理。要不这样,你率本部人马先去试探试探,如果他们只是虚张声势,那我们就不理他,如果他们真的来了,我们就暂时躲一躲。”

魁头大喜,连连点头。

……

浚稽山下。

刘修居中而坐,裂狂风坐在对面,看着正在给他们斟酒割肉的刘渊笑逐颜开。不远处,风雪和几个嫂嫂团团而坐,拿出一匹又一匹的精美丝绸,耐心的帮每个人挑选花色。这些从大汉来的奢侈品就连裂狂风这样的大帅也很难见到,这些女人们早就被晃花了眼,那些小女孩子们更是赖在一旁,羞涩的看着风雪和她身后的小雪儿,希望她们能现自己的存在。

“大帅,这几年日子过得不错吧?”刘修打趣的说道:“我看你又多了好几个女人。”

裂狂风大笑:“都是承大将军的福,我这几个的确过得不错,部众多了,牛羊也多了,所以才有财力多娶几个女人。”

“听到和连的消息没有?我找他快两年了,连一点音讯都没听到。”

“和连?”裂狂风连连摇头,“那个畜牲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。不过你也不用担心,那人就算还活着,也只是一只狐狸,除了一肚子阴毒的主意,什么也没有。”

“和连是狐狸,可是慕容风却是一头虎。”刘修说道:“我对他很不放心。这次来,我就想把他再赶得远一点。你有没有兴趣帮我?”

“慕容风啊?”裂狂风有些犹豫。

“我知道。你们和慕容风关系匪浅,要你们对他下手,未免有些不好。没关系,我只是这么一说,其实我自己已经好了安排,慕容风如果敢来,不需要你出手。我也能摆平他。”

裂狂风看了刘修一眼,脸上的神采有些不自然:“那赶走了慕容风之后,那片牧场归谁?”

“给我啊。”刘渊理所当然的插了一句嘴。

“真给阿牛?”裂狂风盯着刘修的眼睛。握着酒杯的手有些颤抖。

“当然给阿牛,这是阿爸当年就说好的。”风雪走了过来,手里牵着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:“阿哥。你这女儿我很喜欢,嫁给阿牛吧。”

一直陪在吕布身边的吕小环眼睛顿时瞪了起来,捅了捅吕布的腰,拼命的使眼色。吕布正忙着喝酒,被吕小环捅得一扭身子,不高兴的问道:“干嘛?”

“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吕小环冲着风雪等人连连呶嘴,吕布还是没搞明白怎么回事。吕小环急了,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刘渊身后,嘿嘿冷笑一声,亮出了小拳头。刘渊吓了一跳。连忙说道:“阿妈,我还小,又有了小环,不用急着纳妾吧。”

风雪看了一眼两个小人儿,顿时明白了。忍不住瞪了刘渊一眼: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?这是你阿舅的女儿,说起来,也是你的表妹,亲上加亲。有什么不好?”

吕布这才明白,“噌”的一下跳了起来,刚要说话,风雪眼睛一瞪,吕布“啊”的了一声,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,求助的看着刘修:“大将军……”

刘修很无语。刘业做了皇帝,刘安将来一心向学,将来肯定是个大学者,风雪总觉得自己的儿女最弱,所以什么好东西都想给刘渊和刘雪,一心想着拉拢裂狂风,为将来刘渊在草原上立足找一个强劲的盟友,却不知道亲事这东西牵涉到的东西太多,根本不能这么随便。

“才多大的孩子,纳妾太早了些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刘修捏捏那个小女孩子的脸:“这孩子的确不错,要不你把她带在身边,和雪儿作个伴?”

风雪见他糊稀泥,两不得罪,气得一扭腰,拉着小女孩转身走了。

刘修有些尴尬,正要说个圆场的话,一个年轻的士卒快步走了过来,躬身行礼:“大将军!”